首页 > 民生民情 > 我看山东教师杨守梅被重罚是“咎由自取”
2019
07-30

我看山东教师杨守梅被重罚是“咎由自取”

电光火石间,为了和涉事教师撇清关系,五莲二中于5月5日迅速做出如下切割:杨守梅停职一个月、向当事学生和家长赔礼道歉、向学校书面检查、承担诊疗费、取消评优资格、师德考核不及格、党内警告、行政记过。

也许是为了自保,或者确实是为了自保,摄于学生家长的淫威,7月2日,五莲县教体局在五莲二中给予杨老师当头一棒的同时,又恶狠狠地踩上了一脚:1、扣发杨某某2019年5月至2020年4月奖励性绩效工资;2、责成五莲二中2019新学年不再与杨某某签订《山东省事业单位聘用合同》;3、将杨某某自2019年7月纳入五莲县信用信息评价系统“黑名单”。

一名优秀教师,就因为管理学生的方式方法出现分歧,就遭遇了教育部门极其罕见的“二踢脚”和“重连罚”。处分之严厉,措辞之强烈,大有“一棍子打死,再踏上千万只脚”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感觉。

至此,一场师生间的“人民内部矛盾”硬生生地被家长、校方、教体局三方拉成了一场“上纲上线”的“敌我矛盾”;一个曾被校方和教体局树为“省艺术教育先进个人、市优秀班主任、县优秀教师、巾帼岗位明星”的教育典范成功地被打入五莲县信用信息评价系统“黑名单”。

真是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!

处罚通知一出,全国哗然,特别是全国教育工作者齐捂胸口喊心疼,纷纷为杨守梅老师鸣不平,叫寃曲……

对此,有人问我的看法,我不由得怒极而笑:杨守梅被处罚是咎由自取,又怎能怨得了别人?

作为一名资深班主任不是不知道当代孩子的“玻璃性”,多少“校闹”背后牺牲的都是老师,那些开除的、自杀的、被羞辱的不胜枚举,你杨老师难道没有耳闻?只管教学,不管做人,当老师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是更安全吗?你想拯救所有的问题孩子,可是谁又来拯救你?

说你是“棒槌”,你还别不信。

首先,你个人自视甚高,责任心过于泛滥。作为一个重点班班主任,你宽严相济、奖惩分明;你管教同步、严慈同体;你心中有爱,待生如子;殊不知,人家并未视你为母,且拿你为仇。你履职尽责,修枝剪叶;殊不知,人家并不明理感恩,却报警投诉,开除不算完,还要三十万。我不知道现在被开除回家的你还会认为老师是“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”吗?还会认为自己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吗?说到这里,我想讲一则这样的故事:一天孔子在树下乘凉,一个小孩淘气爬到树上撒尿,尿了孔子一身,孔子摇了摇头走了。过几天,一个将军路过,同样坐在树下乘凉,小孩又淘气了,尿了将军一身,将军怒了,将小孩一顿暴揍。别人问孔子为什么不反抗,孔子说不反抗是为了更好的惩治那个小孩。如果当初孔子斥责了小孩,那么小孩永远也得不到将军的惩罚。孔子都明白这个道理,我不知道杨守梅你干嘛自讨苦吃,你今天不用课本抽打他;估什,明天就有警察拿上手铐上门去找他!

其次,杨守梅你过于耿直,算计心太过匮乏。在尊崇儒家理念的国度,《三字经》里“教不严,师之惰”,就是孔圣人对教育者最有力的职业道德规范的诠释!作为一个资深班主任,出了这一变故,可谓前期功课做的不足。据我所知,现在有部分班主任开学前都要把自己班里的学生情况翻个底朝天,每个学生家长的年龄、知识结构、文化层次、工作职务、社会地位都了然于胸,以备后用。如此这样,知己知彼,方可“责罚得当”。比如,对势力较大的家长的孩子惹不起就躲着走。如果实在想“杀鸡给猴看”,以敬效优,便可选择性抽打,找一些穷人家的孩子,或者既没势力又善良家长的孩子偶尔抽打两下也无妨!可如今,千不该,万不该,去抽打这两位难缠家长的孩子。据媒体获悉:涉事的两位学生,一位是当地小学校长李某的侄子、一位是五莲某集团办公室主任的儿子,两个家庭在县城都有着相当的社会地位。这不,抽一下,触到了底线;又抽一下,踩到了红线!好像这底线和红线就是给这两个孩子定的!当抽到了第三下,终于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饭碗!

第三,杨守梅从教忠诚,信任心太过泛滥。 "戒尺"这个名字起得好,"戒",警戒,惩戒;"尺",尺度,标尺,标准。这些正是学生在成长过程中所必需的,没有规矩,难成方圆。少年邹韬奋在父亲面前背"孟子见梁惠王",桌上放着一根两指阔的竹板,一想不起来就要挨一下打,半本书背下来,"右手掌被打得发肿,有半寸高,偷向灯光中一照,通亮,好像满肚子装着已成熟的丝的蚕身一样",陪在一旁的母亲还要哭着说"打得好"。在处罚学生上,杨守梅没有戒尺,一个柔弱女子只是拿起了课本,恨铁不成钢的拍打两下,殊不知就违反了《未成年保护法》。杨老师也许对校方——自己的“娘家人”过于信任,自认为一心为了学生,即使处罚不当,自己也是大公无私,学校也应该为自己的老师说句公道话,殊不知,校方翻脸比翻书还看,昨日还号召全校师生向杨守梅老师学习,今天就在“裁判席”上吹起了“黑哨”,以牺牲一个老师的根本利益为一个学生的无知行为买单,并伸出无情的处罚大棒,一棒子打碎了杨守梅的所有师道尊严。校方靠不住,总还有组织吧!不是我这样想,在最绝望时侯的杨守梅也应该这样想。又有谁知道,五莲教体局做得更彻底,更没有底线。如果说,五莲二中只是剥夺了杨守梅的一个做老师的脸面和尊严;那么,五莲教体局却是彻底打碎剥夺了杨守梅的“吃饭家伙”!我不知道,校方在替谁说话,教体局又在替谁说话?但我看到磕头趴跪、委曲求全,五莲二中和五莲教体局不敢担当,不愿担当,不能担当的真实写照!

最后,我还想再讲一则关于“乾隆曾挨老师戒尺打,遭遇家长雍正投诉而被顶回“的故事:朱轼当乾隆老师的时候,乾隆还是一个只有11岁的孩子,虽然很聪明,但是也经常贪玩偷懒,有一次朱轼给弘历讲朱熹的《不自弃文》篇,弘历没有按时完成,朱轼很生气,拿出戒尺,对弘历的手掌打了3下。只不过这个时候雍正正好来看弘历,看见儿子正在挨打,这让当父亲的雍正很是心疼,就给弘历护短,他就对朱轼说,皇子的身份很尊贵,是不能打的。朱轼并没有害怕,他只说了9个字:”教为尧舜,不教为桀纣”。这9个字不仅让雍正彻底闭嘴,也让学生乾隆心里有了敬畏。

你说,封建帝王家长面对老师的惩戒,都能支持和宽宥,都能包容和理解。而我们现行的学校和教体局却一遇校闹就躲着走,最常用的手法便是“丢卒保帅”,关键时刻就把脑袋缩进了“乌龟壳”,而把老师作为牺牲品抛出去;而我们奋战在教育一线的老师关键时刻只能丢尊严,丢饭碗了。

所以说,杨守梅被“砸饭碗”只能怪自己不擦亮眼睛,学会保护自己,不像校方和教体局的“老爷们”明哲保身,得过且过,非要当什么“优秀教师”,这不你出了事,大家都溜之大吉,谁有陪你去掉眼泪,谁有替你说句公道话?

故而,我愤愤地想:杨老师的遭遇不是“咎由自取”,又是什么呢?

来源:我在河之东

杨守梅

五莲二中

朱轼

弘历

孔子
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